高毅的自省小站。

從心

從心 | 三觀可以被毀,但良知不能。

從心 | 三觀可以被毀,但良知不能。

『 有人說,當潮水褪去的時候,你才知道誰在裸泳。我只怕潮水太過兇猛,將所有用心真誠生活的人 […]

從心 | 信,仰。

從心 | 信,仰。

『提出日心說的哥白尼是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為了宣揚日心說而被燒死在鮮花廣場的喬爾丹諾·布魯 […]

從心 | 愛。

從心 | 愛。

『你大概在尋找一個人,那個人穿過歲月與塵埃,最終來到你身邊。你希望他是什麼樣的人,你首先得 […]

從心 | 道理。

從心 | 道理。

『去年的道理,今年若還談,有三種情況,一是遇上可談之人、二是永不可實踐、三是懶。』 『深刻 […]

從心 | 老先生。

從心 | 老先生。

『先生怪病,全身發黑,在村郊野外購置了一套九十平的兩居室,平日里一人獨居,他把名家字畫掛在 […]

從心 | 陈奕迅:我们都曾是张俊辉,如今却变成了贱精先生

從心 | 陈奕迅:我们都曾是张俊辉,如今却变成了贱精先生

    你可能已经不喜欢这个世界,一如你已经不喜欢自己一样。你不知道这 […]

從心 | 一个觉己者的自我反省。

從心 | 一个觉己者的自我反省。

眼前若是苟且,便自己抬腿踏平这一切。然而我怀疑诗和远方,是不是我永远到不了的境界?也许吧, […]

從心 | 你必须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坚固的岛屿,才能成为大陆的一部分。

從心 | 你必须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坚固的岛屿,才能成为大陆的一部分。

约翰·邓恩的布道辞《丧钟为谁而鸣》中说,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一个人必须是这世界上最坚固的 […]

從心 | 除了腦袋里那幾立方厘米,什麼都不是你自己的。

從心 | 除了腦袋里那幾立方厘米,什麼都不是你自己的。

我一直在思考所謂真理、科學與這個現實世界之間的差別。大概如此: 科學與真理最符合人性,它的 […]

從心 | 何為情爱。

從心 | 何為情爱。

三年前,與朋友合辦公司不久,誤入一段民國往事,其後整整一年,在成都、上海、南京、北京等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