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省小站。

忘川。

忘川。

 

『過忘川時,多半飲了黃粱酒,
半醉半醒間,回望萬千幽魂里,竟無其一可為伴。

多半咬牙狠心向前跨步時,
不見她在橋邊,才悠悠穿過木橋;

多半墮入輪迴道,而記憶如長劍,
將來世劃開成若干個七年。』

 

『第一段拾書亂讀,與夢作伴,
三歲試藥嘗酒,七歲癡愛春風與山;』

 

『第二段猛聽見她在橋上呼喊,
似記起來生死簿上錯漏了誰,

眼睜睜看她輕點書卷,
才知她要來則來、要去則去,
才知世間萬物,三尺之上都束著木偶線,
才知人情世故,不如花盞。』

 

『第三段素指輕彈,
來往山間,長坐林中,常聽人言。

而今第四段最後一年,
蓬萊無路,青鳥難返,
這肉身,又要把所有細胞全部輪換一遍。』

 

『隱約記得,經過河邊時,她的聲音從橋下傳來。
她說,百年之後,驅妄臺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