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省小站。

你必須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堅固的島嶼,才能成為大陸的一部分。

你必須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堅固的島嶼,才能成為大陸的一部分。

约翰·邓恩的布道辞《丧钟为谁而鸣》中说,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一个人必须是这世界上最坚固的岛屿,然后才能成为大陆的一部分。

 

我回顾过去27年,我应该透彻很多道理,甚至大道理。

 

比如我知道我们生活在双重现实当中,而90%的人对客观现实之外的那个虚拟现实格外看中;比如不同维度的动物无法相互交流;比如任何所谓的“瘾”都是永远戒不掉的疤痕,所谓戒只是一念;比如人生意义可能在自由意志之间……

 

也许我可以自诩灵性天赋,但我突然在这场思维的长跑中禁止了——

 

我发现,我明知自己在双重现实中,却要对虚拟现实耿耿于怀;明知不同维度的动物无法交流,却要把话讲到通透无用;明知任何“瘾”都是戒不掉的疤痕,却要刻意去找那些可被戒断的证据;明知人生的意义可能就在自由意志之间,却像所有不知道的人一样,在别人的故事里找一切可行的证据。

 

而我在生命长河中如蜉蝣与天地,又在自己生命的小溪中像个初学者,不知水浅水深,不知自己究竟又有多强的游泳技能。人生是一张单程票,从此岸到彼岸,就没有自我的轮回救赎可说。

所以这世间万般纠葛苦痛,不如即行。

 

 

第一,要珍惜时间,它是不公平的世界中唯一公平的东西了;

第二,所有的道理,任何角度都能讲通,无需再讲明;

第三,确定可确定的,放下不可确定的;

第四,知识只是知识,智慧才属于我。

这世间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却似扁舟漂泊不定。我大概在过去27年终忙着自我救赎,自我统一,自我否定,然后仍然执拗于自己的不得道。

 

然而我回望过去,发现父母争相告诉孩子这世间美好是何物,丑恶是何物;俗世争相告诉凡人红尘为何物,命运为何物。这孤岛被风吹来吹去,坚固与否,便只剩下根脉与意志了。

 

你必须成为这世上最坚固的岛屿,才能不被雨打风吹去,才能给其他漂泊的扁舟靠岸的心,这世间千千万万的岛屿与扁舟一起,才能存在大陆,你才能是大陆的一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