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省小站。

何為情爱。

何為情爱。

三年前,與朋友合辦公司不久,誤入一段民國往事,其後整整一年,在成都、上海、南京、北京等地,我沉浸在翻查歷史文獻與拼湊史實資料當中。結果是,我對愛情的理解,變成四句話:

 

一日三餐,

晨暮日常,

良辰美景,

娶你為妻。

 

我知道你可能看了《小先生》,然而如今我所見,不過當年我所想。

 

1914年,書生出生在四川華陽老宅,家境殷實,家學淵博,以至於他從小便能寫詩。其父早年與孫中山走得很近,后在黃埔軍校擔任要職。抗日戰爭爆發之後,書生一家曾輾轉京、穗、滬、寧等地。途徑杭州之時,書生與一女子相遇。

 

女子複姓上官,小名水仙。書生初見,便不能自已。他形容她“容止清超、絕去俗塵”,更重要的是,她“聰敏能詩,微能飲”。

 

僅僅數面,兩人便互生情愫,常在西湖上以小舟載酒、對景吟詩。然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兩人相戀之時,女子早有婚約在先。二人便不顧父母反對,決定私奔。

 

其後,二人在金陵流連數月,終被父母尋回,被迫斷了交往。書生又與上官偷偷以十年為期,而後謀婚。上官送上信物為證:題詩團扇、藍寶石戒指、水仙花絲帕。

 

然而,“約紙空留未踐盟”,兩人分別後不久,書生便收到女子訣別書,稱不堪父母壓力,被迫與人結縭,并退還了所有來往書信。

 

書生從此一蹶不振。

 

早在孫中山先生過世之後,書生的父親便飽受排擠,政治失意后一度自暴自棄,肆意揮霍,家道中落。不久,其父便匆匆離世。

 

書生為家中長子,自然長兄為父。他便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照顧龐大家族之上,幾個弟弟妹妹終於都成家立業之後,當年書生已然不惑之年。兩鬢已白的母親苦口婆心勸他,他才匆匆取了個寡婦為妻。

 

數年之後,母親、妻子相繼離世,留下與書生遺孤一枚。

 

恰逢那個特殊年代,書生已然不能寫詩,便一心照顧女兒,直至成人、出嫁,女兒不負所托,成為“中國女子圍棋第一人”,而這一身棋藝,居然也是書生所授。

 

上世紀八十年代,書生已然古稀,隨女兒遷居北京,后重拾詩詞,數年光陰,成為詩界尊敬的大家。而這書生,有一個鮮有人知的習慣。

 

書生曾種水仙多達三十六盆,擺滿庭院內外。晨試暖、夜垂簾,悉心照料。雨時一盆盆搬回室內,晴時一盆盆搬向陽台。每每水仙盛開,書生閉門謝客,對著水仙嚎啕大哭、以淚洗面。無人知曉其原因。

 

他寫詩道:“星非昨夜人何在,花有他生我不如。”

 

又是光陰數年,書生突然收到一封來信,署名小水仙。他欣喜若狂。信中說,那位舊時愛人早已遷居北京,并住在距離自己不遠的街區外。

 

此後,書生多次寫信慾見上一面,卻都不被應允。終於在八九年的一天,小水仙含笑而逝。書生聞訊悲痛不已,后大病一場,臥床不起。

 

數月之後,書生與世長辭。彌留之際,他說:“我已了卻塵緣。”

 

在這個世界上,你認為最「美」的愛情,

 

是別人終其一生所換來的「淒」。

 

何為情愛?

一日三餐,晨暮日常,

良辰美景,娶你為妻。

最易,也最不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