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沉睡的自己。

觉己

觉己

唤醒沉睡的自己。

最新文章

我们为什么容易被蛊惑?

我们为什么容易被蛊惑?

我们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却从不自知。     法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有一本著作《The Crowd》,被意译为《乌合之众》。在他看来,当个体融入群体之时,个体的行为特征将会被淹没,取而代之的是构成该群体的新的行为特征,他们感性、盲目、易变、低智商化、情绪化、极端化,无论个体多么聪明,品德多么高尚,一旦进入群体,个体品质将不复存在,而通过暗示、断言等手段,群体可以完全被操控。   公元前三九九年,在民主体制最初的策源地雅典,哲学家苏格拉底被判处死刑;在这个民主、言论自由的地方,他除了运用了自己的言论自由外,没有任何罪行;却被民众以360票对140票投死;   在《圣经·新约》中,耶稣和另外一名囚犯巴拉巴一同受刑。按照惯例,观审群众可从二人中选出一名释放。巡抚彼拉多本有意释放耶稣,可向在场人征求意见时,人们异口同声免死巴拉巴,耶稣就这样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历史学家李敖在长篇小说《北京法源寺》里,借谭嗣同之口说到: “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黑暗时代,他们在看我们流血。我们成功,他们会鼓掌参与;我们失败,他们会袖手旁观。我们来救他们,他们不能自救,如今又眼睁睁看着我们亦无以自救。在他们眼中,我们是失败者。但是,他们不知道失败者其实也满痛快,因为失败的终点,也就是另一场胜利的起点。这些可怜的同胞啊,他们不知道,他们永远不会知道。”   王宝强离婚事件,网友骂邓超为什么发声;乔任梁逝世,网友骂陈乔恩为什么不去死;2012年8月,海南七仙温泉嬉水节,数十名女性被几十名男子按倒在地并性侵,当众脱衣袭胸;时至今日,多地伴娘在婚礼上被脱衣猥亵层出不穷;   我们从来都是乌合之众,却从不自知。   前几日在天津见一位老先生,先生义愤填膺地说: “中国人DNA没有变,为什么现在只有于丹、余秋雨这种骗子如鱼得水,一个大师都出不来;是中国人不行了吗?台湾怎么能出来一个余英时呢?你一个一个拿模具刻出来的人他能有大师吗?你都格式化、在流水线上生产,上帝造人是每个人要有每个人的个性;一个人,当泯灭了他的个性,他什么都不是;泯然众人矣。”   于丹、余秋雨是否文化骗子,历史未必自有定论,但当个体没入群体之后,泯灭的个性毋庸置疑。   在古希腊哲学中,从未有过“群众”一词,只有“庸众”。 孟子曰:“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不讨论孟子当初这话是否有歧视庶民之意,但不难理解,人与动物之间的差别无多,君子会不惜任何代价存留这点差别。为道德、为责任,或为其他。   即便被民主之手送上毒酒,斯格拉底毅然饮之;即便同胞麻木,也有谭嗣同舍身赴死;也有鲁迅以笔为枪,以文明志;   《后汉纪》曰:明帝时,政事严峻,故卿皆鞭杖”。廷杖最早始于东汉明帝,明朝时期成为一种制度。1519年,朱照厚皇帝欲往江南游玩;群臣劝说无果,更惹得皇帝大发雷霆,纷纷以廷杖待之;劝阻大臣146人被加以杖责,11人被打死; 廷杖十数则皮开肉绽;廷杖三十轻则终身残疾,重则一命呜呼。但中国人从来就有此骨气。为真理,为正义,为责任…   群体,是个很奇怪的名词,一直以来,我们太过高估它的力量,也太过低估它的害处。众人拾柴火焰高,恐最终只能拾柴;少数服从多数,恐最终劣币驱逐良币;当发生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觉得是自己的责任。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无辜的,谁又是那个施暴者呢?是谁将雾霾带到中国大地?是谁将传统文化抛出历史?是谁让网络暴力恐怖于洪水猛兽? 是我们自己。 我们是那个被蛊惑的人,我们也是那个罪魁祸首。  

鱼骨生命图

鱼骨生命图

鱼骨图又名特性因素图,是由日本管理大师石川馨先生所发展出来的,故又名石川图。鱼骨图是一种发现问题“根本原因”的方法,它可以称之为“因果图”。通过鱼骨图练习,对过去的你、现在的你、未来的你做评估和展望,明确自我定位,界定自我形象。鱼骨图原本用于生涯规划及管理。 鱼眼表示原点,即出生时刻及出生地;鱼头,呈现三角形,代表人出生后0—3岁的发展迅速的阶段;鱼尾,表示职业生涯结束后,生命逐渐老去的部分;鱼尾尖,表示生命的终点。 第一步:绘制属于你自己的鱼骨图 请你在生命的圆点上写上出生日期和0岁。再请你根据自己的健康状况、家族的健康和你所生活地域的平均寿命来预测自己和世界说再见的时间,并标注在箭头的终点上。 请找出今天你的位置,用一个自己喜欢的标记表示在生命线上,并写上今天的日期和年龄。 请你进一步仔细回忆过去,以生命线上的时间点为初始点,标出过去影响你最大或令你最难忘的5件事,用鱼刺表示,积极影响事件朝上,消极事件鱼刺朝下;并以鱼刺的线段的长短表示事件对自己影响的大小。 现在请你在生命线上标出今后你最想做的3件事或最新实现的3个目标同样用鱼刺表示,能够由自己全权决定的鱼刺朝上,需要别人参与或者全部由别人定夺的鱼刺朝下,并以鱼刺的线段长短表示意愿的强弱。 第二步,根据鱼骨图,深度思考,完成下面的问题: 过去的事情对你有怎样的影响?你对这些事情的看法怎样?                        对于现在的自己,你是否感觉满意?哪些人或事促成了现在的你? 对于未来的自己,你的预期是什么?如果想要成为这样的人,你现在需要做什么?

如何利用思维盲区和知觉空隙训练自己的高级认知能力

如何利用思维盲区和知觉空隙训练自己的高级认知能力

  上一篇文章《影响我们的不是事物本身,而是我们对事物的看法》中,我提到,通过转变对事物的看法,可以改变社会服务、实现广告营销和进行自我调节。但,大多数的看法的转变都是被动的。   本文要讨论的是:如何主动转变自己对事物的看法,甚至是如何转变对事物的认知,从而达到两个目的,一是完成自我调节(如走出失恋阴影、面对家庭不幸、应对各种困难与深坑),二是看清事物本质,以免被欺骗或利用(广告、鸡汤、尔虞我诈)。    01 什么是“知觉空隙”?   刚刚洗了车以后,你会不会觉得自己的车开起来更加顺畅?   其实一切都没有变化,这毋庸置疑,但我们会以为事物本身发生了变化,而很少去主动思考这种问题。这就是思维盲区,也可以说是知觉空隙。   如果这些知觉空隙被人察觉到并加以利用,就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我已经聚过很多例子了——高铁上增设无线网络,让你感觉不到旅途的漫长;地铁站增加倒计时显示器,让你以为时间可控而不会等得不耐烦;钻石赋予情感意义,让你觉得不买钻戒就是对爱情的不忠贞……   如果这些知觉空隙你自己能够察觉到,你就能意识以上的效果,从而减少不必要的损失或者让自己的思维更加成熟精进(当然你还是可以买钻戒的,我不是让你减少这种损失,请多多举一反三)。当你察觉到知觉空隙和思维盲区的存在,你可以在这些盲区中找到平时自己并没有意识到的内容。比如,它可能像一个开关,在你脾气暴躁准备与人大打出手之时让你意识到,打架不能解决问题,从而放弃与人争执。      02 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思维盲区或知觉空隙呢?   科学家认为,人能够从自我意识中跳脱出来,从其他角度审视自己。人可以做到,但动物做不到。类似于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你可以试想一下,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状态下,灵魂出窍,看到自己、看到周围的人和物。   正是这种状态!科学家们喜欢用猩猩照镜子的理论来说明问题,我更喜欢一些科幻电影或武侠小说当中的情景。   比如一个武林高手到了一定境界之时,在与人比武之前,可以在脑海里将整个过程预演一遍,从而知道自己与他人的出招、行步、破绽,甚至他可以将想象中的旁观者的表情、声音,周围的风声、气场等等想象得万分透彻,更牛X的是,他可以从第三者角度,在自己的想象中,看到自己与人比武。   其实,任何一个普通人,都拥有这样的能力。从自我意识中跳脱出来,从其他角度审视自己和周围。这里的角度包括了时间、空间。而这样的能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可以称为“元认知”。再简单一点解释,便是,对自己认知过程的认识和调节这些过程的能力。   在我们的大脑当中,几乎99%的元认知过程都是无意识的,因为这部分的大脑加工速度为11000000次/秒;剩余1%的元认知过程便是有意识的,这部分的加工速度为40次/秒。因此,高级的元认知往往以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一闪而过,造成我们似乎已经深思熟虑的错觉。而事实上,你可能距离深思熟虑还差得远!套用一句俗话,你以为的你以为就是你以为了吗?   这部分的无意识状态,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称之为“知觉空隙”,“思维盲区”。要达到高级认知能力,就要学会在这些“知觉空隙”和“思维盲区”当中,训练自己的元认知。      03 进入知觉空隙和思维盲区的大门。   既然意识到知觉空隙和思维盲区的存在,我们该如何察觉它?并进入它?   学生时代写作文,我们常常用到一个句子,“他脑海中有个声音”、“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有没有想过,他脑海里有什么声音?谁让他闪过一个念头的?我甚至更喜欢一些电影中另一种充满喜感的表达,比如一个小屌丝坐在单人床上,他的头顶冒出两个自己,一个对他说,“你一定要这样做!”,另一个对他说:“你千万不要这样做!”   这种现象不是戏剧化效果,它是真实存在的。当我们面临选择之时,当我们对一些人或物进行思考和评判之时,常常会出现这样的局面。这已经属于元认知的范畴,我们暂且称为元认知第一步。当你意识到第一步,你就算找到了思维盲区的门;   第二步是什么呢?插入“意识楔”。“楔”在现实当中是一种三角形的木头,旧时放在地上,可以抵住木门让它不被关掉。既然我们要进入思维盲区,我们就需要这种意识楔抵住思维盲区的大门,让思想保持开放。也就是当我知道我在做什么的时候,停下来,问问自己,“我在做什么?”、“我想做什么”、“我为什么这样想?”、“我还可以怎样?”。      04 […]

影响我们的不是事物本身,而是我们对事物的看法

影响我们的不是事物本身,而是我们对事物的看法

我们常常因为很多事情生气、失落、气愤、沮丧、迷茫——吵架的父母、画大饼却不兑现诺言的上司、谄媚的同事、插队的人、不公的社会、找不到方向的自己……但事实上,让我们生气、失落、气愤、沮丧、迷茫的或许不是这些人或物,而是我们对于这些人或物的看法。 我会通过本文说明为什么会如此,以及在电影和现实生活中,人们如何利用这种现象来进行自我改造、社会改造和广告营销。 我也会通过下一篇文章《如何利用思维盲区和知觉空隙训练自己的高级认知能力》来说明,我们该如何主动改变自己对事物的看法来完成自我调节。比如如何调节自己的心态达到理想状态,如何应对生活中不可改变的现实状态,甚至如何找到自我价值所在。 在此基础上,我会通过另一篇文章《拥有成熟的知识体系或框架并不一定是好事》来说明,拥有高级认知能力的情况下,如何重新认知一些事物,比如为什么建筑师、律师、经济学家等等这类人相对而言会拥有更加完整的知识体系和框架,相比之下很多普通人包括我们自己,似乎形成不了完整的知识体系;比如拥有不同知识或知识体系的人一起合作如何解决产生的冲突,以及如何在合作中找到最优解,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 01 – 在TED演讲中,Rory Sutherlan教授提到,英国人花了600万英镑,目的是将巴黎到伦敦的高铁时长缩短40分钟,来提高乘客满意度。 如果有更省钱的方法,你觉得会是什么呢? 其实我们可以在高铁线路上装上无线网络,这个花费只需要6万英镑,只有原来的1%。这个方案有让乘坐时间缩短40分钟吗?没有。但它让这段旅程变得更加愉悦和有用。在生活中我们也常常会发现,度过一段愉快时光,时间往往过得很快,而度过难过、煎熬时光时,时间往往显得漫长无比。 按照同样的原理,我们可以衍生出其他解决办法,比如让超模们手持名酒庄的红酒在高铁上提供服务,这个花费只需要100万英镑,也比原来省500万。换来的效果是:人们估计不仅感觉愉悦,更可能希望高铁开得更慢些! 所以,解决问题的方式不一定需要从问题本身入手,也可以从人们对于问题的认识角度上入手。这也反过来说明,有时候影响我们的,不是事物本身,而是我们对于事物的看法而已。   – 02 – 有一部青春电影,很多人认为是都市肥皂狗血剧情,叫《二十八岁未成年》,我却觉得,这部电影是讲同一个人以不同心态去看待世界。 电影设定了一个和好玩儿的模式:二十八岁的女主凉夏吃了魔法巧克力,记忆和知觉就回到了十八岁,中间十年的事情就被遗忘得一干二净,每次巧克力效果消失,凉夏再次回到二十八岁。 于是十八岁和二十八岁对待事物方式的巨大差异就特别明显。二十八岁的凉夏怯弱、温顺;十八岁的凉夏勇敢、叛逆,为所欲为。比如二十八岁的凉夏可以说是个没有自我,没有梦想的人,被男友甩掉之后,感觉生无可恋,似乎整个世界都崩塌掉了,可当心智回到十八岁,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在她眼里,男友不过是个刻板大叔,什么失恋分手都是狗屁,重要的是追星、自由,以及当画家的梦想。 对于观众来说,正是同一个人对同一件事产生了不同的反应。最终,因为十八岁的出现,凉夏重新拾起了画笔,改变了人生轨迹,成为了著名画家。 同样的还有,电影《黑客帝国》中,当浑浑噩噩的男主尼欧,发现自己所处的世界其实是虚幻时,开始以全新的角度看待世界,成为了整个世界的救世主;在电影《永无止境》中,穷困潦倒的作家埃迪因为无意中吃了药丸激发了大脑潜能,开始以全新角度看待整个世界,并逐渐施展自己的抱负,最终成为了成功的金融学家和政客。 如果以上是一种模式,那这种模式就是,一个人,因为某个特定的触发器,看待问题的方式发生了极大改变。所以不妨如此举例: 如果医生告诉你,你得了癌症,过不久就要死翘翘了,现在你怎么办? 如果父母告诉你,你不是他们亲生的,你只是他们从福利院抱养的孩子,你会怎么想? 如果你突然彩票中了奖,拥有上亿的奖金,你要怎么安排这笔钱和自己的生活? 如果你因为什么变故,突然失去了双手,你又该怎么办? 当我们生存的环境改变了,当我们所处的地位转变了,当我们所拥有的东西转变了,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就会改变。 在百度贴吧有个帖子叫《濒死者日记》,贴吧作者被诊断为“蝶窦癌”,在他片段式的碎语中,能明显地感受到对于亲人、对于同事和对身外物的表现及处理方式的转变。绝望等死之后,医生最终给出的病理报告诊断癌症为良性,作者幸运地恢复。 在帖子最后一条中,他留下一句话:“原来这个世界是可以变美的,关键是自己怎么看。在将来的岁月里,也许我还会自卑,有可能10年、20年甚至一直到离开,但我会尽量让自己少些抱怨多些努力”。 另外,微博上有位网友po了自己的经历,因为不自爱染上了性病,在无休止的治病、疼痛和难以启齿中,只希望重新拥有普通正常人的生活。 发现了吗?同一个人,因为一个事件或者一个境遇的触发,思想发生了巨大转变。 以上都是在极端状态下产生的对事物看法的转变。而在我们的周围,在我们生活中,这种转变其实无处不在,只不过,我们没有注意到而已。   – 03 – 对事物看法的转变在现实场景中特别有用。 有人用它来改变社会服务。比如在地铁中加入显示器矩阵,提醒乘客列车即将到站的时间,人们便从盲目等待和对不可控的焦虑中,转变为“自以为的可控状态”,从而不再焦虑;同样地给红绿灯加上倒计时也能起到这样的效果,从而减少因为焦虑造成的交通事故发生概率。 有人用它来实现广告营销。比如“钻石阴谋”。人们都以为钻石贵重是因为它的稀缺性,而事实上,只是早有人人为地控制了它的生产、加工和销售等渠道,并为其赋予情感意义,大肆宣传“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让人们把钻石看作是情感象征。这个案例成功到,即使今天这个阴谋被揭穿,很多女人对钻石的渴望也不会减少,很多男人也不会因为钻石本身没它表现得那么值钱而拒绝买钻戒。 有人用它来进行自我调节。比如把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来过,或者为自己写下墓志铭,“如果我就要死了,我要怎么安排自己的时间,才能让我不后悔度过余生。”比如失恋的人如何走出失恋阴影;家庭不幸的人如何对待这种不幸;比如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为什么有的人迎难而上,有的人不断消极抱怨;比如被人坑的时候如何从容应对。 在我们刚刚举的各种例子中,都存在一种情况,那就是,人物虽然改变了对事物的看法,但这些改变都是被动的,他们需要“触发器”。有没有不需要“触发器”就能直接控制自己的思维,转变对事物的看法呢? 有的,那就是转变对事物的认知。被动改变对事物的看法并不代表我们对事物本身甚至我们自己拥有清楚的认知。而如何才能转变对事物的认知呢?我们需要一种能力,叫做元认知能力。在下一篇文章《如何利用思维盲区和知觉空隙训练自己的高级认知能力》中,我将具体说明。